Senmorta

无产阶级,混吃等死,偶尔翻译和搬运

[DebateACE]消夏录[隽霏相关/架空设/短打完]

Satsuki.:

消夏录[DebateACE/隽霏相关/架空设/短打完]
By Cynthia/Ryoko
--------------------------------------------------------------
Before your reading: Well…我是在撸米英同人的时候爆发的脑洞,文风大概是有点蹦哒⋯⋯?不过不要紧[x
短打完结,首发百度第一辩手吧


BGM: 洋鸟消夏录
--------------------------------------------------------------




[0-n]


-Long Island Iced Tea, please.




-


“施楼小姐,所以说你是明天就要走了?”




穿著服务生制服的男孩子站在吧台后面切著一个柠檬,抬眼冲著我露出了一个带著柠檬香气的笑。我盯著他棕榈色调的眼睛——哦老天,天知道他的刀法有多好——哼了一声伸手指了指他的柠檬说:“Well James…我想你要先照顾好你的柠檬,我可不想在酒里嚼到你的手指。”




他耸了耸肩不置可否,低头把柠檬片儿放进旁边的玻璃盏子里,然后用小镊子夹了一片扔进我面前还有点距离的玻璃杯,摘下手套把杯子拿起来一并盏子递给我。


“你喝酒的方法还真是怪异,”他递给我一个夹柠檬的小夹子,“我怀疑你上辈子是个母柠檬。”




我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把柠檬戳进酒杯里。“我只听说过橙子分公母。”




James转身开始调下一杯酒不再理我,我晃著手上的玻璃杯顶著他的侧脸看。鬓角在耳边画出漂亮的弧,轮廓是亚洲人独有的温润。James是我在英国这认识的中国人,UCL毕业祖籍湖南不爱吃辣。我和林风和发神经在离坎特伯雷很有些远的Ramsgate租房子住,起初天天夜里在镇中心瞎逛一家家酒馆扫荡后来就遇见了他。




他是我哥们。我认为。




我把柠檬片扔进嘴里嚼,琴酒的味道充斥口腔有点呛人。


James调完酒又转过身来朝向我,我嚼著柠檬含糊地说,“是啊我要走了,希思罗明天的国泰航班,飞香港。”


“听起来不错,眨眨眼你就毕业了,”James扫了我一眼然后拿起手边的空杯开始擦拭,“今天怎麼有时间跑来,要回国很多东西要收拾吧。”




“Wind有帮我打点,”我咽下柠檬,“我是专程来和你道别的。”




“荣幸之至,”他半开玩笑地说,从我面前拿起一片柠檬含在嘴里,“Jesus好酸…你究竟是怎麼吃下去的啊施楼。”


“我挺喜欢,”我舌尖扫过牙龈上的一粒果肉,我抿了一口已经酸不拉唧面目全非的冰茶,“James你是不是琴酒放多了……说起来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中文名到底是甚麼——You know,推特上面就有上千个James。”


“我是英国人啊,我爷爷辈就来英国了,我是土生土长的没有中文名啦。”他表情认真地看著我,眸子亮亮的。我记得林风和告诉我酒保是高级骗子而高学历酒保就是超级骗子,倒不是他们行骗而是行业所趋他们不得不学会扯谎。我突然想起初次见面的时候我告诉他我的英文名是Snow,林风和抢著告诉他中文名是施楼,他笑著说名字很好听啊就没再问。


“谁信你啊。”我垂著睫毛看著杯子里的浮冰喃喃自语。今天大学的毕业仪式刚结束我和林风和就冲了回来准备赶明天下午订好的优惠航班,我背上还背著吉他包里面装著吉他和毕业证书。


“诶你说甚麼?”James有点不解地看著我,他没听清楚我在说甚麼。他的中文比较生硬,夹杂著明显的英文发音。


“没甚麼啊。”我又塞了一片柠檬胡乱地说,突然有点低落。喜欢的柠檬在嘴里变得酸不拉唧的,刺激得人想流眼泪。James见我没吱声也就默默转身工作。


[父母在国内帮我联系好了工作,我回国后估计就不会再回英国了。]


我想著要这麼跟他说,不知怎得说不出口,柠檬皮已经苦涩到麻痹了嘴皮。我挑起碎冰含在嘴里搅著杯中残余不多的液体,甚麼都没说出来。


是夏天。酒馆的空调有点凉。


我喝完杯子里最后一滴酒抓著吉他带起身:“James…啊我要走了要不Wind骂我,回国后再联系你记得留意中国号码噢。”


“一路顺风。”他抬起头看著我。他的眼睛真漂亮,“Bye…你会再回来吧?”


“Bye…Maybe..”我鼻子发酸,转身往门口走去。




我想其实我才是最大的骗子,骗了James骗了我自己。我一直没有告诉他我的中文名不是施楼而是万雪霏,我告诉自己James是我哥们儿我才没有那样喜欢上他。我想我该告诉林风和就算学历不高也能骗人骗得很好,骗子的最高境界是骗了自己而我做到了。




“喂施楼!”我走到门口听见James在背后叫我,“我叫崔隽,提携的携去掉提手。”




我夺门而出,终於还是哭了出来。








-


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 








-


Fin.

评论
热度 ( 16 )
  1. SenmortaSatsuki. 转载了此文字

© Senmor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