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morta

无产阶级,混吃等死,偶尔翻译和搬运

洗澡的时候想了下关于伊双子的NG场面(wwww对哥哥好一点啊!费里)

巽一くん:

路德维希先生说想要再看一次费里西安诺那副对优秀男性的脸。
无论如何都想再看一次。
就这一次就可以了。
费里西安诺一方面觉得自己终于有被路德拜托的一天,一方面想着这个德国人是不是又很轻松的就跑到自家观光了什么的——
费里说:“虽然德意志的拜托什么很开心啦,但是……没有那种可以示范的对象呢。”
路德说也是啊,优秀的男性——然后抬头张望的时候,正好被路过的罗维诺先生发现了,罗维诺似乎今天也情绪不佳的样子说着果然啊,又是你来找我弟弟什么的吗,德国人倒是给我客气点啊,是说为什么要一直缠着缠着那个笨弟弟啊。
路德很明智的忽视了这个人一贯的开场白,然后指着罗维诺先生,对费里说:“试试对你哥哥那样做吧?”
“诶?你在给他说些什么啊?”不明状况的罗维诺对自己被排除在外这点很不满。
费里西安诺很为难的看着路德,路德维希稍微反省了下是不是自己的要求太过分了——这算挑拨还是算干涉他国内政……果然还是——

费里西安诺很为难的说:“诶——哥哥吗——德意志你在开玩笑吗……”
“真难得呢,那个认真的德意志在开玩笑什么的,果然我也得配合的笑吧。”
路德说并不是玩笑……

费里西安诺一副受惊的样子说:“诶?不是玩笑的话难道是认真的吗?”
“德意志你在说什么啊——”

“是哥哥的话,绝对不会做的啊,那个表情!”

路德想着果然自己太过分了吗……想着是不是认真的道歉比较好的时候。

费里西安诺理所当然的说:“因为哥哥怎么看都不是优秀的男性啊,是哥哥哦,那个过分的哥哥哦,是哥哥的话,感觉完全做不出来呢。”

路德看着那个深受打击的罗维诺,想着是不是该制止费里无意识的一再重申的形容词比较好……“那个,不用说——”

费里西安诺突然把自家深受打击到要哭出来的哥哥的手握住,罗维诺一瞬间以为这个一直被称作天使,一直被他人喜欢的弟弟会安慰自己什么的……
费里西安诺天真的对自己哥哥保证着:“哥哥放心哦,是你的话,一定不会对你做出那副表情的!”

罗维诺甩开那双手,勉强笑着:“——笨蛋!你这么说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啊!果然不该统一吗……呜——笨蛋,难道我真的没有一点让你喜欢的地方吗,我是哥哥啊,混蛋弟弟。”
“……”
"就算你这家伙要弥补说好听的话什么的我也绝对不接受……嘛,但你一定要说的话……"
“……诶,那果然还是不安慰哥哥比较好……”
“让你夸我那么困难吗?!”
“……抱歉啊,哥哥……”

(FIN)

↑意外的对哥哥非常残酷的费里先生wwwww虽然真的不喜欢北边的弟弟,但是其实对弟弟很温柔的哥哥,哭死了!夸奖我啊夸奖我啊总之夸奖我啊!【喂

评论
热度 ( 7 )
  1. Senmorta『G♔I♚G♦S』が大好きです。 转载了此文字

© Senmor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