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morta

无产阶级,混吃等死,偶尔翻译和搬运

【授权翻译】Sweet Innocence

吃我一发仏伊冷CP安利~~渣翻请多指教。

——————————————————————————————

转自fanfiction

原作网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5880027/1/Sweet-Innocence

原作者主页:https://www.fanfiction.net/u/950433/StarsOfYaoi

............................................................................................................................

Sweet Innocence

1848

"弗朗西斯…?"

迟疑不定的嗓音。弗朗西斯转过身,那是费里奇亚诺,不知所措的脸庞却意外的认真。

而这也是他第一次没有用“哥哥”来称呼弗朗西斯。

 “小费里,有什么事吗?”弗朗西斯唇角轻扬,展开一个温暖的笑容;身子微微前倾,轻轻拍了拍他的头。眼前的意/大/利少年永远是这么可爱,弗朗西斯很宠爱他。

费里静静地注视着他,稍稍偏了偏头。

弗朗西斯有些不安。那紧盯着他的褐色双眼睁得大大的,比平常还要深邃,好像有种无形的引力,令他无法自拔。

 “弗朗西斯,我在想……”费里奇亚诺突然看向一边,转身面朝着窗,把他拉出了短暂的恍惚。

费里的眼睛突然变暖,好像想起了什么。而他那笑容中勾起的嘴角,又让弗朗西斯的心漏跳了一拍。

他就这样凝视着窗外。棕色的眼眸睁着,阳光恰如其分地撒在他的发上……是如此美丽而诱人。这样的时光,让弗朗西斯突然记起了费里奇亚诺的那些引人注目之处——而那正是他一直想遗忘的,那种不应存在的情感。因为关于弗朗西斯的风言蜚语再多,他终究不是那种卑鄙的谎言家。

哦,这可不是因为弗朗西斯也曾有过一个爱人呢。才不是呢。

然而费里奇亚诺还在等待着那个人。弗朗西斯看不到等待的尽头,也看不到等待的结果。可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等待着那个给予他爱情的人。

很不幸,那个人并不是弗朗西斯。尽管费里奇亚诺对他来说是如此不同的存在,尽管他心中一个被遗忘的角落仍然渴求着费里奇亚诺的温暖,眷恋着他的微笑,期待着他的爱……

弗朗西斯知道,他不能再陷入其中了。因为就是他亲手杀掉了神/圣/罗/马,他也希望费里奇亚诺能尽早从中解脱。

他亲眼看着他从肉乎乎的婴儿长成少年,从一个极其可爱的男孩变成眼前称他为“哥哥”的俊美少年……弗朗西斯明白,这是他不应该有的情感,可当他不再记惦着他,不再想着那张脸庞时,他的心又会变得烦躁不安。

是亲人。这一定是亲人间的羁绊吧。

他向费里奇亚诺凝视的方向望去,并没能在远处发现吸引他的东西——那只是弗朗西斯在巴黎的一个花园,后面是艾菲尔铁塔,不能再普通的景象。费里奇亚诺经常来自家做客,他应该早已看惯了这些。

 “费里?”试着去唤回他的注意,感觉他好像失去了什么,却又难以言表。弗朗西斯走上前,把他拥入一个紧紧的怀抱。

刹那间他想过把这个拥抱变成更加亲密的动作——这是他对其他所有人都有的想法——不过这次却异常坚定。在这种心情下,他无法确定他该不该这样。

费里奇亚诺在他的臂弯中一开始有些不自在,渐渐才放松下来,但目光仍然投向远处。

 “出了什么事吗,小费里?①”弗朗西斯把下巴搁在费里的头上,感觉自己更加过分了。

 “真是美丽的景色。”费里奇亚诺轻声答道。

这番评论让弗朗西斯的心颤动了一下,但他很快否定了这情绪,暗地里使劲把自己从这种无用想法中拉开。不过他仍是不由地感到自豪,毕竟费里赞美的可是他的巴/黎,他自己的领土啊。这样赞美的不就是他么?

 “谢谢”②他用被逗乐了的语调回答,笑着说,“小费里迷上了你凶神恶煞的哥哥吗?”

他感到费里奇亚诺在臂弯中颤动了一下,便放开了他。而费里并未如往常一般拒绝,这让他隐约有些惊诧。

费里奇亚诺再次转过身来,棕色的眸子又一次对上了他自己的。

 “我的人民……他们,他们现在一刻也不得安宁……”他说道。

严肃的语气顿时凝结了弗朗西斯嘴边的微笑。

 “是为了……”

 “得到自由。从你那儿,从……从罗德里赫那儿。从所有人那儿。”那双深褐的眼睛令人毛骨悚然,“要开战了,弗朗西斯,由我作为对手。”

弗朗西斯惊讶地向后踏了一步。

费里奇亚诺也要上战场了。

那战争还不是他人挑起的——它会在意/大/利爆发,诞生于对自由和正义的渴望。

费里奇亚诺也会参战。年少的费里,带着他的画作,他的书卷,他的诗集——每天晚上弗朗西斯都会听着少年念着上面的故事,那些画作也都在弗朗西斯的家中,有的是送来的,有些是抢来的……

费里奇亚诺的眼中似乎蒙上了一层水雾,弗朗西斯感觉自己又向前迈了一步,自己的双臂已经准备好了再次拥他入怀,让他远离自己所轻视的战争,远离整个世界……但费里奇亚诺摇摇头,向后一步离开他,紧紧咬着嘴唇。

 “不,”他声明道,将一只手按在弗朗西斯的胸口上,“从明天起,我们就是战场上的敌人。我会坚强的,为了我的人民,还有……我自己……”

弗朗西斯只能放下双臂,无言地点了点头。

 “你会真正成为一个国/家,费里。”弗朗西斯看向外面,低语道。现在他终于知道费里奇亚诺所说的美丽之物了。那是他的自由。这让他觉得有些苦涩,但他将其藏在了一个微笑之下。

 “我会的。”他的语气异常坚定,这让弗朗西斯感到惊讶。“我也想……可能……应该……值得这么做。”

弗朗西斯睁大了眼睛,“费里—”

一双柔软的嘴唇轻轻覆了上来。

一瞬间,弗朗西斯有些惊慌失措。这是第一次,让他完全无言,大脑一片空白。

费里奇亚诺—他可爱的弟弟,那个让他有所触动的人—正在亲吻着他。

这个吻迟疑而温柔,若有若无,如此温暖。弗朗西斯清楚地感觉到,放在他心口轻如羽毛的那只手,费里奇亚诺紧闭的眼眸,还有那不断颤抖着的肩膀……

他不由自主地要回吻。

强烈的眩晕感涌了上来,两种声音在脑海中激烈地争吵着。

「快停下,该死的—在他发觉之前…别以为你能…停下!」

「再抱紧些,别让他离开。让他明白他在做些什么—」

弗朗西斯没有离开,回赠了一个吻。

 他的嘴唇与费里奇亚诺的轻轻相触,接着开始舔舐它们。缓缓地、犹豫不决地,似乎在等待着费里奇亚诺推开自己——但他并未这样做。

费里奇亚诺接受了这个吻。

他们的身躯仍是分离的——仅仅是触碰彼此,仅仅是感受着身上的温暖——但没有谁愿意抹去这间隙。

当费里奇亚诺终于离开这个怀抱时,弗朗西斯依然一动不动,看着眼前的意/大/利少年恍惚不定地走开。

 “曾经,我爱的某个人要上战场。”费里奇亚诺喃喃道,他的手指按着嘴唇,双颊染上绯红,“我告诉他,在我家,人们会与所爱的人吻别。”

听到这里,弗朗西斯胸口一阵刺痛。他想到了…那个被他最终打倒的人。

 “如今,我自己也将前往战场,”费里奇亚诺抬头看向弗朗西斯,“而我也对你做了同样的事。”

弗朗西斯闭上眼,试图去否认费里奇亚诺话中所暗示的意味。他不能接受这由衷的表白,可意/大/利人没有给他那么多考虑的时间。

 “弗朗西斯,一切都要改变了。我的人民为了准备战争付出了很多。明天,我害怕一切就要永远改变,但在这些发生之前……今天,至少在今天……”他停顿了一下,在弗朗西斯眼中寻找着什么。“在今天,我只是‘费里奇亚诺’,还不是一个国/家,还不是……意/大/利。而现在的我与你在一起。”

弗朗西斯明白他的意思。

他当然明白——从小如此。

如果费里奇亚诺胜利了,成为一个国/家,都要归功于他最厌恶的那个事物。即使日后他不再改变,总有什么会永远变得不同,总有什么永远消失。

因为对费里奇亚诺那样的灵魂来说,战争,只会玷污他。

然而费里奇亚诺给予自己这样甜美的纯真——是因为他相信自己,他爱…③

弗朗西斯震惊了。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费里始终没有说“哥哥”。

暖流在他的胸腔中穿梭着。不如寻常的温暖一般,它甜蜜又苦涩,带给他痛苦。他不能爱“意/大/利”,却能爱“费里奇亚诺”。当他冲上前,把费里奇亚诺包裹在一个足以压碎骨头的怀抱中,亲吻着这个即将成为国家的少年时,费里奇亚诺没有再推开他。

明天,费里奇亚诺就会离开,他们就会兵戎相见。

战争就要来临,痛苦即将到来,弗朗西斯又会变回老奸巨猾的“弗朗西斯哥哥”。

两人都明白,他们之间已经产生了一种特殊的回响,只是没有谁能够接受它。一人仍心怀愧疚,另一人则妄自菲薄。

只在今天,这个小小的意/大/利少年还属于他。只有今天,他能宣称自己得到的馈赠,能拥抱这柔软的身躯,能将自己的爱慷慨地给予和回报。

未来也许会迟些到来,因为弗朗西斯的心想永远留在这一刻。

只有今天,弗朗西斯才允许自己去爱费里奇亚诺。

 “Merci,”他低语道。

 “Prego,”费里奇亚诺答。④

~………………~

远方,一个刚被战火蹂躏的国/家,准备好重新站立起来,准备好为自己而战。湛蓝的双眸直指青空。

那凝视的目光中,没有过去,只有大片大片的未来,等待着谁去书写。

一切正在改变,而那一刻的永恒,正如盛开的昙花一般,转瞬即逝。

……………………………………………END..............................................................

  1. 原文为法语petit frère (弟弟)
  2. 原文为法语merci(谢谢)
  3. 原文为“because he lov…”具体意味请自行体会。

  4. Merci (法语) – 谢谢

    Prego (意语) – 不客气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Senmor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