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morta

无产阶级,混吃等死,偶尔翻译和搬运

【AO3翻译】【独法独】Home is where I want to be(1-3)

  • 家庭向AU,短篇集,全都是狗粮w

  • 原文  请多多支持原作者!Keep kudos coming!

  • 更新至第三章

————————————————————————————

Chapter 1: 在卧室

作者注我在tumblr上读到一个段子,法国的已婚夫妇在床上会共用一条毯子,在德国则是各用各的。这个梗实在是太有趣了/ o /

--------------------------------------------------------------

    弗朗西斯对家里陈设的许多装饰品感到自豪,他能清楚地记住每个物件的细节、价格、以及购买地点。每次看到让客厅熠熠生辉的白色真皮沙发,他就会像慈母一般回忆起买下它的美好瞬间;每次看到路德维希送的第一个礼物——比他买的花束还要小的瓷花瓶,他都忍不住暗暗发笑——这件事后整整一周他都在取笑路德。

    不过最让弗朗西斯自豪的,是卧室里占有至高无上地位的大床:它称得上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不仅造型精致,感受亦为舒适。在他们的卧室,一切都必须完美无缺,一切都要依从原有的规定。


    正是因此,弗朗西斯进屋后一开灯,就发觉哪里出了差错。

   “真是不敢相信,他怎么又这样!”弗朗西斯对眼前的景象感到无比气愤:床上又是两条不同的毯子,整整齐齐地分开叠放着。

   “如果你觉得我会就此停手,你就大错特错了。”他对自己低语道,下定决心要从路德维希手上赢回这场战役。


   “弗朗西斯……你怎么又这样,”路德维希疲惫的声音打破了黑暗卧室的沉闷。弗朗西斯在睡梦中低哼一声,抱紧对方的躯体,虽然自己清楚的明白他不可能就此让步。

    正如他所料,德国人很快继续进攻:“我知道你醒着,睡着时你可不像这样。”弗朗西斯予此不作回应,坚决践行着自己的战略。

    路德维希长叹一声表示屈服。这几秒内弗朗西斯真的以为自己取得了胜利,直到德国人把他抬起来,摆到床的另一边——更准确的说,那张空着的毯子上。

   “放我下来!这到底是什么怪异野蛮的习俗啊喂!我们都结婚了,你让我觉得我们像睡在两张床上一样!”弗朗西斯把自己想到的肥皂剧片段全部拎出来,然而路德维希的意念好像也是不可阻挡的。

   “两张就两张,弗朗西斯你别—”

   “你真的想让我离开吗?”弗朗西斯的语调突然变得颤抖,似乎马上就要哭泣。路德维希以各种方式试图抵抗,然而几秒后他已经把弗朗西斯搂在宽慰的怀抱里了。

    在宁静的卧室里,同一张毯子下,他看不见弗朗西斯得逞的微笑。

————————————————————————————

Chapter 2:装修新居

(译者:第二章开头文风可能有点假正经w相信我不是机翻)


   “我有个初步的打算,”弗朗西斯经过二十分钟的沉默——对未来家居的第n轮磋商无果而终后——一半尴尬一半紧张地开口。这几周来,他和路德维希试图在新家装修上取得一致意见,但几周过去,依然未能就双方利益达成协议。

   “什么打算?”路德维希对该提案秉持怀疑态度:他确信弗朗西斯又要对自己书房的装修指手画脚—该死的,那可是他的书房,一切都要听他的!

    “给你一个单独的房间作书房,我是不会插手的。”弗朗西斯一口气把话说完,尽力不带任何讥讽的语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路德维希对他的未婚夫小小地微笑了一下,试图掩盖胜利的喜悦——他只关心书房,至于屋子里的其他地方可以放心交给权威专家弗朗西斯。“我猜猜,你想独占厨房?”

    几秒的寂静后,弗朗西斯一脸被逗笑的表情看着路德维希:“我准许你进入我的领地,不过这只是因为我喜欢你做的甜点。”

    路德维希难以掩饰此番宣言激起的惊喜之情:弗朗西斯从未在烹饪方面称赞过任何人,尤其是他——相反,假定弗朗西斯每嘲讽一次他煮的菜,他就能收益两欧元,现在他怕是个亿万富翁。

    “你至于这么惊讶吗?”弗朗西斯愉悦的笑声足以让路德维希像小姑娘一样红透了脸;“我要是不喜欢怎么还会吃?你了解我的。”

    “但你从来没——”路德维希的回应被突如其来的一个吻打断,一时无法言语,脸不由自主的更红了。弗朗西斯坐到他的腿上,而路德维希不确定自己能否继续保持理智。


    “我保证不插手你书房的装修,只要你答应给我一个房间放衣柜。”弗朗西斯微笑着坐在德国人的腿上,手臂勾着他的脖颈,毫不狡黠地说道。“这算是公平的妥协吧?”

   “一整个房间来放衣柜?这有点——”路德维希说道一半,耳垂被弗朗西斯轻轻咬了一下。他几乎不记得自己叫什么,更不知道这种场合下衣服还有什么用。

   “那就是同意了?”弗朗西斯在对方的唇边低语道,把他按进一个充满占有欲的拥抱。

    路德维希没有回应,但弗朗西斯明白这次又是他的胜利。

————————————————————————————

Chapter 3: Sunflower – adoration

(大概背景设定:弗朗会不由自主性♀转……)


   “弗朗西斯?”路德维希轻轻地踏入漆黑的卧室——现在是上午十点半。虽然自己一向习惯早起,但这个时间对于男友而言也还是够晚了。“我觉得到起床的时间了。”他试着用道理说服男友,这样就不必强行把他扔下床。

   “嗯…”这是床上那团被单中传来的唯一回应。

   “我是认真的弗朗西斯,已经很晚了。”弗朗西斯的右手从被罩下伸出来——自然,不出几秒钟就让男友顺从地坐在床上。路德维希的再次尝试宣告失败。


    等到弗朗西斯乱蓬蓬的头顶终于探出被单,路德维希更加难以压抑内心愈加膨胀的欲望,他真想把自己也送进被单下,再也不出来。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用相当端庄的语气问道:“要拿毯子裹着吗?外面很冷。”

   “既然那么冷为什么非要我起床呢?”弗朗西斯把脸埋在枕头里抱怨道。他想,如果自己在这里装死,说不定路德会让他继续睡下去。

    “因为现在是周日上午,很晚了,我一个人把家务做完,没有你的话——”路德维希没有说下去,但这足够让弗朗西斯睁开眼睛,坐起来盯着他,脸上一半惊奇一半欣喜。

   “哦,你很寂寞吗?”他用妈妈对四岁孩子一般的语气问道。路德维希不禁双颊发烫,只好把脸转向另一边不让他看见。

   “所以你觉得寂寞又不敢告诉我?天哪,你真可爱。”弗朗西斯在德国人的唇边吐出最后几个字,在脸上落下一个又一个吻,成功地让他的脸变得更红,“简直太可爱了!”他完全不顾男友的抗议,不断地感叹着。

    “你终于说服我起床了。”弗朗西斯笑着把最后一个吻印在路德维希鼻头,然后深吸一口气站起身,离开温暖舒适的大床。


   “弗朗西斯,这恐怕是我到老都忘不掉的宝贵胜利。”路德维希刚想微笑,看到弗朗西斯不安的眼神,只好保持沉默——他明白现在一定出了什么状况。


   “叫我芙兰辛(Francine)。”对面的人犹豫着低语。路德维希体谅地起身,在她的发间留下一吻以示安慰——他们不久前才讨论过这件事,而路德维希明白,自己的男友比表面上看要不安得多。

   “我能帮你选条裙子吗?”他任芙兰辛依偎在自己胸口,看到她对自己微笑,心里才踏实了一些。

   “别,看在老天的份上,你的品味可真烂。”她抱怨道。看见路德对此嗤之以鼻“感谢夸奖”,不禁开怀大笑。

   “我去准备早餐,在厨房等你。”


    二十分钟后,芙兰辛穿着一身红裙出现。注视着完美的身体曲线,路德维希甚至没想掩饰自己的恋慕之情。“你真美”,他轻声说,而芙兰辛唇边的微笑足以点亮这一整天。


评论
热度 ( 19 )

© Senmorta | Powered by LOFTER